?

前意大利北京使馆参赞Innocenzi教授:新冠病毒并非人造,武汉病毒所P4 Lab不是军事实验室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欧阳晓红  “新冠病毒肺炎(NCP)并非人工制造的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P4(Lab)不是秘密的军事生物实验室。”2月10日,意大利萨萨里大学化和药学学院教授、前意大利北京使馆参赞Plinio Innocenzi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专访时这样说。

Plinio Innocenzi教授不是流行病学专家,但他创建了一个研究纳米材料和用于生物医学应用的研究实验室。从2010年到2018年,他担任意大利驻北京大使馆的科技参赞,负责科学、技术和与中国大学的沟通交流;其对中国科学界了解颇深,曾多次访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病毒与安全研究实验室,并被邀请参加该研究实验室官方开幕式。

在Plinio Innocenzi教授看来,法国与中国共同创建的武汉国家安全生物实验室(P4实验室)是世界级水平的研究机构,安全保障性极高。

42744(确症)、21675(疑似)、1017(死亡),这是截至到2020年2月11日12时的新冠肺炎疫情最新情况。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之际,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也流传着一些未经证实的相关言论,其背后真相是什么?NCP病毒之源来自哪里?经济观察网采访了Plinio Innocenzi教授,试图找到相关答案。

经济观察网:根据一些论文证据,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并不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有人猜测这是否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目前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如何产生的吗?

Plinio Innocenzi谢谢你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有很多猜测说,新冠病毒是一个“基因被改变”或人造的病毒。事实上,这是不正确的,因为通过DNA测序有科学证据表明,它与动物中发现的冠状病毒家族有关。

如《自然》(Nature)杂志2020年2月3日刊登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科学家撰写的一篇论文,题为《一种可能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爆发》(A pneumonia outbreak with A new coronavirus)。

文章称,“在疫情早期,我们从5名患者身上获得了全长基因组序列。它们之间几乎完全相同,共有79.5%的序列识别到SARS-CoV。此外,研究发现2019-nCoV的全基因组水平与蝙蝠冠状病毒相似度达96%。”

经济观察网: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作为2004年中法两国元首直接见证和推动的《中法政府关于预防和控制新发传染病合作协议》框架内的重大国际科技合作项目,填补了中国生物安全体系空白,是应对重大生物安全威胁的关键性大科学设施。但西方有声音称这是一个“秘密实验室”。您参观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对此有何看法?

Plinio Innocenzi:这是一个叫做LAB4(P4)的实验室,一个生物安全实验室,它是世界范围内研究最具传染性的病毒和细菌之实验室网络的一部分,具备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国际标准,安全保障性极高;它不是一个军事实验室,它当初的建立正是为了预防未来SARS病毒的爆发。

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大陆第一个生物安全四级(BSL-4)实验室。该实验室于2017年正式开放,美国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H·埃布赖特称该研究所是“从事世界级病毒学和免疫学研究的世界级研究机构”。

在2017年的访问中,我们参观了P4实验室的每一个部分。它由中国和法国共同建立,法国还为在那里工作的人提供顶级培训。

如果想制造疫苗,这种实验室至关重要,一个极其安全的实验室是必不可少的。在意大利有三个类似的实验室,所以我对军事应用不感兴趣。我唯一担心的是——相应的训练是否足够;但事实上他们是优秀的高水平实验室科学家。

经济观察网:那么,新冠病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Plinio Innocenzi:这无法绝对确定。仅从现状看来,它起源于蝙蝠,但在到达人类之前通过了一个中间宿主,如穿山甲。中国科学家已经发现,这种冠状病毒与穿山甲中发现的一种冠状病毒之间存在99%的高度相关性。穿山甲是一种中药,在武汉等地的市场上就能找到。

经济观察网: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表示,2019年的新冠状病毒是大自然对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你对此怎么看?

Plinio Innocenzi:这完全是偶然发生的,就像一种普通的流感病毒。我相信她指的是需要关闭或管控好像武汉海鲜市场这样的市场。

经济观察网:有说法称实验室在实验结束后会出售动物,有这种可能性吗?

Plinio Innocenzi:这不可能。实验室所有用过的东西事后都会被焚烧。尤其对一个具国际标准的世界级研究机构而言,其管控更为严格。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